受人之托 忠人之事
关于及时雨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132-4965-6101
首页
关于及时雨
侦探新闻
侦探案例
出轨取证
联系我们
侦探案例

职业抓奸人

广州侦探社『什么是二婚男女的致命伤』

发布时间:2022-09-22
广州侦探社『什么是二婚男女的致命伤』可这事不赖他,虽然,他和于兰是二婚,可他自认对于兰也好,对于兰儿子小洋也好,他做得都可圈可点。可于兰呢,生生把小洋不是她亲生的这事铁桶似的瞒了徐立两年,要不是孩子亲妈跑来要孩子把这颗雷爆出来,徐立还不知道被瞒到啥时候呢!于兰哭哭啼啼把这事跟徐立说了,徐立气得烟都点不着了,红着眼睛的于兰赶紧凑过来给他点上,讨好的意味没法再明显。看着徐立平静了不少,于兰哽咽着说,“这事,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一直以来,我都当小洋是亲生的,没想到他亲妈会找来,也没想到你会这么在意这个……明明是她撒了谎,可这么一说,倒好像是他小心眼了似的,徐立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从货架上的桔子堆里捡出两个烂的使劲摔到垃圾筐里。

 
徐立的确气于兰骗她,当初相亲的时候,她红口白牙说自己是个单亲妈妈,生小洋的时候伤了子宫,不能再生了,这分明是有意欺瞒,难道她不知道不坦诚是二婚夫妻的致命伤?可徐立最气的还是于兰戳他心窝子。徐立相亲的时候,立誓要找一个没孩子、没生育需求的女人。不是他奇葩,而是上一段婚姻伤透了他。徐立是个苦命人。他三十六那年,儿子溺水没了。他们两口子像在刀尖上滚过一遭又一遭,那滋味,难与人言。煎熬了半年,再要个孩子提上议事日程,徐立本来就弱精,这会儿到医院一查,比当初还差,治了两年,弱精变死精。他老婆义无反顾跟他提了离婚,徐立五内俱焚,可还是咬牙应了。那之后,徐立觉得自己就像一具行尸走肉,那感觉怎么说呢,就像一场马拉松,他们夫妻俩掉队了,本来说好互相搀扶着走到终点,结果,他老婆突然发力要去追赶大部队,把他无情丢在了荒郊野岭。
 
原来,再情比金坚的夫妻,大难临头也是各自飞,那再婚夫妻就更啥都谈不上了。所以,徐立一门心思想找个没孩子、没生育需求的女人,俩人抱养个孩子,从头来,辛苦是辛苦,可是公平。他怕给别人养孩子,一个不小心,就白忙一遭。跟于兰相亲,听她说有个八岁儿子的时候,心里就已经pass了她。反正也不抱希望了,就当找个人聊聊天吧!徐立祥林嫂般把自己那堆糟事跟于兰瞎聊了一通。徐立说得轻描淡写,于兰却听得眼泛泪花,“你可不能泄气,没准你儿子在天上看着你呢,你要过不好,孩子伤心哪!”这话说得徐立心里暖烘烘的,这么长时间,大家都是劝他赶紧把孩子忘了,只有于兰没那么说。于兰自己那点破事也没对徐立藏着掖着,她说她是个单亲妈妈,生小洋时伤了子宫,不能再生了。徐立听她说不能再生时,心动了一下,可碍于她有个儿子,还是把“要不咱俩一块过吧”这句话咽了下去。
 
于兰对徐立倒是挺上心,三天两头在微信上嘘寒问暖,徐立不冷不热,她也不在乎。没多久,徐立前妻生了个闺女,都是失独,人家获得了新生,而徐立……徐立骂老天不公,连着醉了一个礼拜,终于喝出了胃出血。于兰得知消息立刻赶到医院,衣不解带地照顾了徐立一个多礼拜。徐立出院那天,于兰儿子小洋也来了。于兰忙前忙后的办手续、收拾东西,小洋跑过来,把嘴里又圆又薄的一小片糖用舌尖顶出来,朝着于兰得意地笑,又转头看看徐立,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这笑让徐立想起了他儿子,他儿子小时候,每当糖要吃完的时候,也总要把透明的小糖片用舌头顶出来给他看。徐立闭上眼,心里一阵发苦,那么好的孩子,说没就没了,唉……徐立养病那阵子,于兰天天过来照顾他,把地板擦得锃亮,铺得板板正正的床单,散发着洗衣液的清香,知道徐立胃不好,于兰换着花样做好消化的饭食。
 
徐立一肚子冰碴子,到底让于兰慢慢融化了,又想想出院那天的情景,安慰自己,没准他跟小洋有缘,就该是一家人呢!处了半年,徐立跟于兰扯了证,从民政局出来,徐立把于兰的手揣到自己羽绒服兜里,“是不是咱们俩倒霉蛋一起过,以后就负负得正了!”于兰没说话,抹了把泪。扯证以后,于兰对徐立一如既往的好。徐立是那种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人,他铆足了劲赚钱,把荒废了许久的水果店又开起来,十二个劲地对于兰娘俩好。公允地说,于兰和徐立日子过得不错,美中不足的是小洋的存在。尽管,徐立是拿他当亲儿子待的,兴趣班、课外辅导这些烧钱的节目,徐立眼睛都没眨过一下。小洋身子骨弱,徐立雷打不动地每天带着他跑步锻炼,新鲜蔬菜水果从没断过。可小洋对徐立,总差那么点意思。孩子听话懂事,只是比较沉默,像个小大人,对徐立也算友好,可是跟对于兰一比,那可差得不是一点半点。有回,徐立跟于兰闹着玩,随手一扑楞,瘦弱的于兰就从床上掉下去了,于兰还没说啥,小洋跑过来,梗着脖子非说徐立家暴于兰,坚持让徐立道歉。
 
徐立的确觉得自己手重了,赶紧把于兰搀起来,一本正经道了歉,又厚着脸皮哄了半天,广州侦探社才把这事翻了篇。还有一回,于兰做了徐立最爱吃的香辣虾,徐立吃得有点嗨,把最后一只虾夹到了自己碗里,转头就看见小洋趁着于兰去厨房拿调料的当,把自己碗里没吃的那只虾郑重其事夹到了于兰碗里。徐立吭哧吭哧对小洋无微不至了两年,可这孩子却只偏着对于兰好,这本来就是他心里的一个疙瘩。现在又突然告诉他,这孩子跟于兰没血缘关系,甚至于兰还故意把这事瞒了这么久,这让他有一种被这娘俩合伙耍了的感觉。为什么总是他,在婚姻里被辜负?不要说他,徐立相信,随便换了哪个男人,也不会乐乐呵呵就把这事翻篇。徐立提了离婚之后,就搬到了水果店。那天,徐立正在理水果,突然接到小洋辅导班老师电话,说于兰没去接孩子。徐立很不情愿地开上他的小破车去接小洋,他总不能跟人家老师去解释他们家这场狗血大剧吧徐立想先把孩子带到水果店,半路上,于兰急吼吼打电话过来,带着哭腔,徐立脑子一抽,居然说他一会儿会把小洋送回家。说完,他就后悔了,从车窗往外呸了一口,心里骂自己,真特么地又蠢又贱。
 
于兰殷勤地做了徐立最爱吃的鸡丝面,死活留他吃饭。徐立挑了半天面条没挑起来,直接拿勺子舀的,吃了一口差点吐出来,面坨了,鸡丝老得咬不动。这完全不是于兰的水准,徐立瞄了一眼憔悴的于兰,叹了口气。小洋以为徐立嫌弃饭不好吃,瞥了他一眼,狼吞虎咽吃起来,一边吃一边说好吃,又故意兴高采烈跟于兰讲学校里那些好玩的事!徐立冷眼瞅着,软下来的心立刻像烧红了的钢淬了火,抽头就往外走于兰追出来,低声下气问徐立,“这婚非离不可吗,我知冷知热地对你好,你就不能……”于兰说不下去了。徐立想起以前于兰对他的种种好,又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回到之前孤苦伶仃的状态,心下一片凄然,脸上却硬撑着。于兰气徐立油盐不进,咬咬牙,一字一顿地说,“看在这两年的情份上,能不能等这事过去了,咱们再去民政局?”
 
广州侦探社徐立扭头看了看于兰,轻蔑地笑了。原来她一直想方设法求和,不过是为了这个。小洋亲生父母有钱,于兰在争夺孩子这事上毫无优势,要是在这节骨眼上再成为单亲妈妈,必输无疑,这女人还真是个心机婊。不过,徐立还是应了,就算是对她最后的同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