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 忠人之事
关于及时雨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132-4965-6101
首页
关于及时雨
侦探新闻
侦探案例
出轨取证
联系我们
侦探案例

私家侦探

广州侦探调查【即便女人挣得多,也会有各种难

发布时间:2022-08-09
广州侦探调查【即便女人挣得多,也会有各种难。】最近写了几篇关于再婚的,都是孩子跟着妈妈,再婚又生了孩子,第一个孩子和再婚家庭难以平衡,看得特别扎心。在那几篇文章的留言里,不少读者都说还不是女人收入不如男人,所以才总是忍气吞声。对于婚姻来说,绝大多数肯定是谁是经济主力军,谁更加有话语权,但是对于再婚家庭来说,即便女人挣得多,也会有各种难。我的一位表姐,十年前离婚,带着女儿在深圳打拼得还不错,再婚对象是一名未婚男,一家人全在深圳。表姐收入比男方高,婆家对她这个二婚儿媳妇甚是满意。一开始的时候,表姐还怕女儿会委屈,后来才发现是自己多想了。半年不到,女儿就一口一声爷爷奶奶,叔叔,叫得贼甜,看出她很喜欢新家的每一个人。结婚两年后,表姐又生了一个妹妹,婆家和再婚丈夫对待大女儿还是非常不错。这种好是不是伪装的,可以从孩子平时表现看得出,孩子是最诚实的,谁喜欢她,谁又是忽悠她,她都能感受得到。一直到妹妹两岁时,表姐才第一次回婆家河南过年。出发前就说好先一起去表姐娘家(湖北)看看,住上一两晚再去河南。在湖北住了两天动身去河南时,表姐发现大女儿不见了,说是跟着舅舅去镇上买东西了。妈妈跟她说:“我们也很久没有见妞妞了,就把她留在这边陪我们过年,你们去深圳时顺便来这里接她就行了。”打了电话问女儿,她也愿意在外婆家,表姐也没有多想,就把大女儿留在娘家。到了河南她才发现,左邻右舍,还有亲朋好友都不知道她之前是结过婚的。

问老公,他支支吾吾的:“我都很少回家,具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过年的,大家都很忙,表姐是一个拧得清的人,没有为这些小事刨根问底。后来,每次从深圳回去老家时,都必须在娘家搁下大女儿,表姐终于知道了在婆家和婆家亲戚面前,女儿是不能曝光的。为此,表姐和老公吵过架,却被婆婆几句话顶得无从反驳:“我在老家一直隐瞒了你二婚的事情,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女儿,别人会怎么评价我们,再说,反正你们也不在老家生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表姐心里很不是滋味,可事到如今,较真只会让大家难堪。凭良心讲,公公婆婆对大女儿真的没话说,照顾吃穿住行,样样都和亲孙女一样。还有一点,一开始大女儿是很想去河南,可现在大了,她也会察言观色,宁愿在外公外婆家,也不愿意去被人当成笑话。去年高考,表姐的女儿填报的所有志愿都在东北,没有一个是南方,连华南华东都没有,表姐和丈夫给的建议,她一口否定,坚持去东北或者出国。送女儿去哈尔滨上大学回来后,表姐才从女儿同学口中得知,她之所以报考那么远,就是希望离家远一点,尽量少回家,甚至不回家。原来,一直以来,大女儿都觉得自己在这个家有点多余,每个人表面看起来很爱她,实则上对她和妹妹是天壤之别。尤其是看着妹妹和爸爸亲密无间,那是她永远也奢侈不来的父爱。没有归属感的孩子更敏感,谁真心对她好,哪些感情又是永远都代替不了的,她都一清二楚。表姐也想过离婚,可说实在的,现在的婚姻目前看还是不错的,丈夫顾家也有责任感,对大女儿也相对算不错。

她也想过去婆婆老家揭穿那个谎言,可现在做这些除了让公公婆婆难堪,还能改变什么呢?最关键的是万一和婆婆闹僵,婆婆撒手回老家,小女儿谁来接送,整个家都会一下兵荒马乱起来。表姐是挣得不少,可她也很清楚,目前的情况根本做不到家庭事业完全平衡,她可以把所有不工作的时间用来陪女儿,但她的工作真的太忙太忙,留给家庭和女儿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钱是女人的底气,表姐从不惧怕离婚,但已经离过一次婚的她比谁都清楚,就算自己能做到和平离婚,体面离开。可对于孩子来说,一定是最大的受害者,如果父母再婚,有了后爸和后妈,孩子更加没有归属感。就算表姐能保证自己从此不再结婚,但男人大概率会再婚的。大女儿已经在这种严重缺乏安全感的再婚家里长大,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小女儿再经历一次。很多事情没有绝对的是非对错,立场不同,考虑的东西也不一样,只能是在能力范围内选择自己能承受的,然后承受自己所有的选择。至于以后,谁都是走一步看一步,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可能会有人觉得表姐这么能挣钱,为什么还要这么委屈自己呢?或许就是因为她见的人多,才更清楚一个人的精力和时间都是有限的,想要同时平衡好家庭和事业,实在是太难了。还有,不管一个人挣多少钱,都不可能做到一点不委屈自己,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学会妥协,有时候放过别人也是成全自己。一个爹妈生的都无法一碗水端平,都会有偏心的时候,更何况不是亲生的。爷爷奶奶一定会真心对待有血缘的亲生女,后爸对继女再好,也不可能好过亲闺女。人之常情,无可厚非。再说,孩子又不是没有亲爸亲妈,与其希望别人来爱孩子,不如自己尽可能多爱孩子一点,
广州侦探调查让孩子知道不管发生什么,父母永远是后盾。况且,选择权一直在表姐手里,她有什么惧怕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