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 忠人之事
关于及时雨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131-2869-2803
首页
关于及时雨
侦探新闻
侦探案例
出轨取证
联系我们
侦探案例

私家侦探

“跟她有什么可聊的,黄脸婆一个。”

发布时间:2022-06-24

    1.广州私家侦探那家正规看着手机上跳动的三个字,宋妮脸上显露满意的笑容。 黄脸婆! 电话铃声继续了十几秒后,宋妮总算接起了电话。 “赵姐,有事吗,我刚才在洗澡没听到电话。”宋妮扭头冲着床上的男人抛了个媚眼。 “老妹儿,你什么时候来上班呀,你不在,店里的营业额直线下降,店里没你不行呀!”万桃憨憨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宋妮捂着嘴只发笑,“赵姐,你定心吧,我很快就会回去。” “好好好,等你回来姐给你涨工资。”赵桂琴在电话那头应允着。两个女性又闲聊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床上的男人似乎不大满意,在宋妮的屁股上不怀好意地拧了一把,“跟她有什么可聊的,黄脸婆一个。” “你说这话就没良心了,人家好歹给你生个闺女呢,你就不知道感恩?”宋妮扭头对着他的脖子啃了一口。 “我不要闺女,我想要儿子。要不然你给我生一个?”说着,床上的男人将宋妮按在床上,宋妮媚眼如丝地盯着她,“生儿子可以,不过我可不想让儿子顶着私生子的头衔。” 男人早就精虫上脑,不禁连连允许…… 床上的男人名叫苏建军,是赵桂琴的丈夫,躺在孙建军身下的女性宋妮是赵桂琴服装店里的一个店员。 四年前,赵桂琴在人才市场将浑身土气,还带着一点儿高原红的宋妮招回了店里。宋妮感恩戴德,不停地向赵桂琴保证,“老板,你定心,我必定好好干,我必定不会忘了你这份恩情。” 赵桂琴看着她身上那套现已磨了边,又漏了洞的衣服,从柜台里拿了一套递给她,“是得好好干,自己的生活要靠自己改进,这个国际上会善待勤劳的人。” 宋妮捧着衣服眼泪直掉,那时的她立誓要好好酬谢赵桂琴,但是一晃四年过去了,她酬谢她的方法竟然是把自己送上了对方丈夫的床,这个国际还真是奇妙。 宋妮和苏建军到底是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呢?




时刻大概要追溯到两年前。苏建军辞职后百无聊赖,就去店里晃悠,最初宋妮并不知道他是老板,就热心地给他介绍各种样式。苏建军一看这个小店员工作挺卖力,又有几分姿色,加上赵桂琴外出进货,苏建军就生了逗弄宋妮的心,他谎报自己挑欠好女装,忧虑女朋友生气,想要加宋妮微信,让她帮助把自己喜欢的样式发过来。宋妮以为来了一单生意,欢天喜地地加了苏建军。 苏建军采纳温水煮青蛙的方法,不时地冒个头,问好宋妮几句,顺带着问问有没有新款,比及把宋妮的情况摸地差不多了,他大笔一挥买了一套镇店之宝,然后让宋妮送到他事前安排好的包间,然后把衣服送给宋妮,含糊地说想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就这样宋妮半推半就地倒在他的怀里。 2.假如这些腌臢事被赵桂琴知道,铁定会把她气死,她为了苏建军但是吃尽了苦头,十分困难才打下了今天的江山。赵桂琴和苏建军归于自由恋爱,苏建军是乡村人,赵桂琴家在县城,当时两个人在一起时,赵家人一百个不愿意。 赵妈握着匕首在脖子前不停地比划,说假如闺女嫁给苏建军她就去死,赵桂琴趁着妈妈不注意,一会儿夺过刀毫不含糊地在自己的胳膊上划了两下,众人都吓傻了,赵桂琴铿锵有力地说:“我这辈子就认定他了,假如不能嫁给他,那我也去死。” 她的这个行为把众人吓坏了。赵家父母不敢再惹怒她,苏建军感动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他跪在地上说:“这辈子绝不孤负赵桂琴,假如违背誓词天打五雷轰。” 成婚后两个人的日子很匮乏,苏建军为了保持生计外出打工,赵桂琴就在家里做成衣。赵家不忍心女儿如此辛苦,就把家里的服装店交给赵桂琴打理。这个店一早就在赵桂琴的名下,所以苏建军对这个店不怎样上心。赵桂琴为了能跟苏建军长厢厮守,她托人给苏建军找了一个工厂化验员的工作。

在两个人的共同努力下,小日子越来越红火。再后来有了女儿,赵桂琴为了更多的陪同孩子,所以找了两个店员帮助,可她怎样也没想到会惹祸上身。 …… 苏建军从宋妮那里回来时,赵桂琴正在做晚饭,女儿在一旁搭积木。 “妈吃了吗?”苏建军抬了抬眼皮问。 “刚吃的,我包的馄炖,吃了一大碗呢!”赵桂琴手上的锅铲不停地翻动着,香味很快钻进苏建军的鼻子里。 苏建军应了一声,“我晚上不吃饭了,在外面刚吃过。” “爸爸,妈妈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猪蹄和酱牛肉,你仍是尝尝吧!”女儿抬起头眨着眼睛说。 “我最近血压高,吃不了这么油腻的食物,专家说了我最近适合少糖少油。”苏建军说得头头是道。 赵桂琴手里的铲子僵了一下,扭头看着他,问:“哪个专家说的?” 苏建军也怔了一下,“全国际那么多专家,我哪里记得住,不可思议。”说完这句话他钻进了客卧,直到天亮也没有出来。 赵桂琴叹了口气,继续把精神头放在煮饭这件事情上。吃了饭哄女儿睡了觉,她才有时刻坐在沙发上看会儿电视剧放松一下。苏建军口渴从客卧里走出来,经过客厅时不自觉地盯着电视看了几眼,喝了水后又坐在沙发上津津乐道地看了起来。赵桂琴看了他几眼,始终没有开口,但是女儿临睡前的话不停地在她耳边回荡:妈妈,你今天做的菜分外咸!  3.“我最近很累,想去省会检查一下身体。”赵桂琴盯着电视上的家长里短淡淡地开口。 “本地查不了吗,非得去省会,妈和孩子怎样办?”苏建军的脸一会儿撂了下来,不悦地问。 “妈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你照料几天怎样了?孩子我送到我家里去。假如你觉得自己照料欠好,就找个人帮帮助。”赵桂琴低着头说。 赵桂琴的主张让苏建军一会儿闭上了嘴巴,一个想法在他的眼前闪过。

赵桂琴走了走一个星期,回来时整个人很憔悴,检查成果虽然达观,但是医生却叮嘱她不能再耗汗水。 她回到服装店时,宋妮正在店里忙前忙后,最近店里生意分外火爆,忙得没法解开。 正午时分总算有了空闲,赵桂琴一眼就看到了宋妮手腕上一条限量款的手链,赵桂琴猎奇地凑过去看,宋妮有些害臊地告诉她是女朋友送的。 “这个挺贵吧?”赵桂琴问。 “我未婚夫送我的,小十万块钱。” “十万块,快赶上我们店里三个月的营业额了,你男朋友可真爱你。”赵桂琴慨叹道。 “还行吧,他对我还挺不错的,舍得给我花钱。”宋妮一脸娇羞。 “你真的是好福气。”赵桂琴拍了拍她的膀子,“你们计划什么时候成婚?” 听到成婚两个字,宋妮眼珠子转了两圈,有些为难地看着赵桂琴,“他给我求婚好几次了,我还在考虑当中。” “婚姻大事慎重一些好。” 宋妮点了允许。 “宋妮,你身边有没有朋友想要盘店?” “赵姐,你想把店卖了?”宋妮吃惊地问。 “是呀,你姐夫一向想创业,家里的存款又不多,我的身体也不太好,所以想把店易手,让他大展拳脚一番。”赵桂琴的话处处为孙建军考虑,听得宋妮一阵欢喜,连连答应。苏建军告诉过宋妮,家里最值钱的便是这个服装店,但是房子和法人一向是赵桂琴的名字。他之所以不能立刻摊牌便是舍不得这块肥肉,现在好机会来了,宋妮怎样可能不高兴。 赵桂琴回到家时,苏建军破天荒地在厨房煮饭,看到她回来,脸上笑成了一朵花。吃饭时,他热心地给赵桂琴夹菜盛饭找论题。说着说着,他把论题转到了服装店的身上,“你真的预备把店卖了,这但是你的汗水。” “这个家才是我的汗水。”赵桂琴夹了一颗油菜放在嘴里,把头埋得更低。 店卖的很顺利,钱很快打到了赵桂琴的账户上,苏建军整天盼着自己的事业迎来第二春,回家的次数都增多了。假如换作以往,宋妮受了萧瑟,必定会跟苏建军闹,但是现如今她却没有这份心思。宋妮借他人之手把赵桂琴的店盘了下来,赵桂琴的确大方,店的价位比同地段的店肆便宜了好几万,宋妮摇身一变成了老板娘。 

4.五个月后,赵桂琴推着婆婆出去晒太阳,跟她们同行的还有一对老两口。赵桂琴指着被铁皮包围着的一条街对他们说:“我的店之前就在这儿,不过现在易手了。” “卖了好,以前你连饭都吃不上热乎的,钱无所谓,妈就希望你好好的。”婆婆拉着赵桂琴的手心酸地说。 “我现在挺好的,以后会更好。”赵桂琴目光坚定地说。 “我家妮儿真在这店里上班?”两个老人小心谨慎地问。他们从千里迢迢的乡村过来,便是想看宋妮一眼,但是宋妮一向说自己忙,没有时刻陪他们,死活不肯让他们来。赵桂琴知道宋妮不让他们来的原因,她怀孕了,四个月现已显怀了。在她的家乡,女孩子未婚先孕但是件很丢脸的事,更何况对方仍是个有妇之夫。 “嗯,就在这儿,我昨天还看到过她。”赵桂琴笃定地说。 几个人进门时,宋妮挺着肚子正在跟苏建军吵架,“赵桂琴便是个吸血鬼,把这么个烂摊子丢给我,我看她便是成心整我。还有你,整天就知道骗我,你不是说给我买车吗,车呢?” “你冲我吹胡子瞪眼有什么用?店在赵桂琴手里怎样那么红火,但你手里就不行了?你应该在你身上找找原因。还有你怀孕了,别整天发脾气,胎教懂吗?”苏建军被她说得脸色也很丑陋,在赵桂琴面前他呼风唤雨,但是在宋妮面前他就像个三孙子,当惯了大爷,偶然当孙子会觉得新鲜,但是一向当孙子必定受不了。 正在两个人吵得没法解开时,赵桂琴失声喊了一句:“老公,你怎样在这儿?” “妮儿,你的肚子是怎样回事?”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看清来人后脸色像纸一样白。 几秒钟后,店里爆发了各种争吵声、讨伐声、巴掌声……这一场大闹剧,终于热火朝天地来了啰!
广州私家侦探那家正规更好玩的事情还在后边,服装店的闭路电视上屏幕上浮现出一丝不挂的男女交欢,不堪入目 ……而,那老两口竟然显露了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