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 忠人之事
关于国昇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138-2877-8007
首页
关于国昇
侦探新闻
调查案例
出轨取证
联系我们
调查案例

调查案例

广州侦探|渣男每天曝我的隐私,我也曝点,他老

发布时间:2021-05-24

 


a

渣广州侦探|渣男每天曝我的隐私,我也曝点,他老婆会看到吗?

 

那天闺蜜为我庆生时,周觅把电话打到了她的手机上。

 

他明显喝多了,但依然记得跟我说“生日快乐”,以及“再过一周我就要结婚了”。

 

我说了“谢谢”,也说了“祝你幸福”。

 

他却半醉半醒地嚷道:“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些,如果可以,我依然希望新娘是你。”

 

我回他:“老同学,你的玩笑和心意我都心领了,谢谢,再次祝你幸福,以后,请别再联系了。”

 

挂断电话,闺蜜问我真的不遗憾吗?我非常肯定地点点头。
 

Part.2

 

周觅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他来自哈尔滨,我来自嘉兴。

 

我们大学的坐标上海,都是学医的。

 

上学时,大家都叫周觅“小灵通”。

 

他真的颇具狗仔素质,开学没几天,系里每个老师的基本情况,学校里的八卦,同学的家庭情况,他统统信手拈来。

 

凭着强大的社交能力,不仅跟本系的同学混得很熟,跟外系的师兄师姐也很快打成一片。

 

开学没多久,他便开始追求我。

 

跟他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他永远有讲不完的典故,交不完的朋友。

 

作为大一新生,他用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坐到学生会外联部长的位置,足以证明,他多么活跃和八面玲珑。
 

Part.3

 

周觅真的是非常热情的朋友。

 

上大学时,他也不是很富裕,可是,只要兄弟张嘴借钱,哪怕是他也需要向别人借,但他也不会拒绝。

 

那时候,一见他不肯跟我一起去食堂吃饭,我就知道,他肯定已经困窘到没钱充饭卡的地步。

 

周觅文笔和书法都很好,帮兄弟写情书,是他大学里很重要的一项业务。

 

至于帮朋友出主意怎样追姑娘,以及在朋友失恋时陪吃陪喝陪解闷,更是强项。

 

跟着他,我算见识到,什么叫四海之内皆兄弟。

 

常常只是坐趟火车出去玩的功夫,他也能交到朋友。

 

而这些朋友,后来都变成了他的资源。

 

Part.4

 

当然,周觅也是一个不错的男朋友。

 

相处的时候,你永远不必担心沉闷。

 

那会年轻,觉得跟他在一起真的很长见识。

 

第一次喝咖啡,第一次吃西餐,第一次去夜总会感受夜上海……都是他带我体验的。

 

他曾经站在东方明珠塔上,指着外滩那一幢幢拔地而起的楼盘对我说:“以后,那里一定有我为你打下的江山。”
 

Part.5

 

大学毕业后,我和周觅都留在了上海。

 

他进了医疗器械公司做销售,我则进入一家私立医院做妇产科医生。

 

工作中的周觅依然长袖善舞,几乎全年无休。

 

不是在出差,就是在应酬。

 

最拼命的时候,他曾经半年内先后两次喝到胃出血。

 

给他看病的医生是我们的校友,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再这么喝下去,你就没命了。”

 

周觅却嘿嘿一笑:“不这么喝,就没钱赚,那比没命还难受。”

 

为了他的身体,我每天早起给他熬粥,晚上不管多晚,都等他回来,让他喝点汤。

 

可是,很多次不醉不归,看着我辛苦煲出来的热汤,周觅却说:“你要真心疼我,就别当你那费力不讨好的产科医生了,和我一起干医疗器械,我的口才加上你的颜值,不出十年,我保证咱们连汤臣一品的房子都住得上。”
 

Part.6

 

我曾经以为,那只是周觅的酒后胡言。

 

可是,接下来的日子,当我第N次夜里被医院呼叫去应对产科的紧急情况时,周觅变得十分不耐烦。

 

他问我:“你准备过一辈子这样随时待命的生活吗?”

 

有一个周末,我俩难得一起逛街。

 

结果,单位来了电话,一个产妇出现早产迹象。

 

我赶紧跑到路边去打车,没想到周觅当场发飙了:“你们单位就你一个医生吗?你看不出来他们是拿你这个小实习大夫当驴使吗?”

 

情况紧急,我没时间跟他理论。

 

他也是学医的,当然很清楚这份工作的性质。

Part.7

 

那天,我忙完之后在回家的路上就想好了,必须好好跟周觅谈谈。

 

可是,回到出租屋,等待我的是四菜一汤,以及一张笑脸。

 

不等我开口,他率先道歉:“对不起,最近工作压力太大,所以失控了,你长得那么美,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周觅笑得那么灿烂,歉道得那么诚恳。

 

可是,有些嫌隙,一旦出现,便很难愈合。

 

随着我加班次数的增多,周觅的抱怨和诋毁也越来越多。
 

Part.8

 

有一次, 一位学长从广州来上海出差。

 

周觅早早安排了饭店,并嘱咐我务必作陪。

 

谢天谢地,那晚单位没有紧急情况。

 

第二天,我们约好陪学长在上海好好转一转的,但是,我还是在途中被单位呼叫了回去。

 

学长一万个理解,但周觅脸色却很难看。

 

送走学长后,他问我:“医院离了你就不转了吗?产妇来来往往,谁会记得你是谁?”

 

我问他:“难道我要为了陪学长,把工作都撂下吗?”

 

周觅说:“我已经跟你提前说了,学长掌管着他们医院购买医疗器械的生杀大权,这样的财主,你就是请假陪也是应该的。”

 

我反问他:“不是有你陪吗?为什么还要我?难道没有我,你就谈不成这笔生意?”

 

结果,周觅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你以为你是医生,就不食人间烟火了吗?两个人陪不是更有诚意?况且,学长上大学时就很喜欢你,你不知道吗?”

 

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首先,我真的不知道学长曾经喜欢过我;其次,学长喜欢我,我更应该避嫌不是吗?”

 

我话一出口,周觅居然气笑了:“学长现在什么身份地位啊?轮得到你避嫌?”

 

那次争吵,最终以周觅的妥协而告终,但我心里,不舒服了很久。

 

既因为周觅对我工作的不支持,更因为他为了达到目的,不惜让我充当隐形公关的角色。
 

 

Part.2

 

周觅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他来自哈尔滨,我来自嘉兴。

 

我们大学的坐标上海,都是学医的。

 

上学时,大家都叫周觅“小灵通”。

 

他真的颇具狗仔素质,开学没几天,系里每个老师的基本情况,学校里的八卦,同学的家庭情况,他统统信手拈来。

 

凭着强大的社交能力,不仅跟本系的同学混得很熟,跟外系的师兄师姐也很快打成一片。

 

开学没多久,他便开始追求我。

 

跟他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他永远有讲不完的典故,交不完的朋友。

 

作为大一新生,他用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坐到学生会外联部长的位置,足以证明,他多么活跃和八面玲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列表